熱門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txt-第四百二十五章:蠶食相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你确定这次你没有又把鸡尾酒跟血液样本搞混?”
副校长办公室里,老牛仔压低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凑近了那根试管一边观察一边发出啧啧称奇的声音,“乖乖…这哪里能是血液样本啊,这简直就是艺术品啊,我上次去鸡尾酒餐厅要的那杯树莓汁调酒就是这个颜色吧?”
昂热轻轻摇晃试管,光晕打在副校长的脸上像是叶脉切开的斑驳红光,“比动脉血的颜色要淡,但却更通透鲜艳,简直就像是…”
“贤者之石的液态版。”副校长一把夺过了昂热手里的试管贴近脸细细地观察,甚至还是靠近鼻尖嗅了嗅,如果不是面前还有人他甚至还会舔上那么一舔。
“我记得你把暴血的文献交给他了?”副校长问。
“半年前的事情了,在他去日本之前他应该就已经初步掌控了。”
“精通暴血技巧的混血种的血液样本是怎么样的你应该是知道的。”副校长说,“现在他的血管里流动的都是这东西?”
“正常流出的鲜血会比这稍红一些,但在空气里静置超过半小时后就会呈现出这种状态。”校长说,“所以我才说他醒来之后身上发生的变化是有原因的,我认为原因的答案就在他突变的血液中。”
“越是不稳定的血统呈现在血液上也会给人一种失控感。”副校长放下手中的试管看向桌上另一根里的纯黑色石油,“所以我之前才会把那玩意儿当成他的血液…那些几乎暴走的死侍身体里流的东西跟石油已经没什么区别了,甚至还具有极强的腐蚀性。”
“但这玩意儿。”副校长又举起手里的试管给昂热看,“这玩意儿我觉得跟‘失控’两个字完全沾不上边…但他也跟正常沾不上一点关系,如果一个人的血管里流动的都是树莓汁调和的红水晶鸡尾酒,我不会觉得他很安全,反倒是感觉很惊悚…感觉只要给他点一把火,他就会彻底成为一个炸药桶!”
“那就干脆点一把火。”昂热伸手拿过了血液样本,又从桌上拿起了石油的试管,拇指轻轻敲开了后者的盖子。
“你想怎么做?把他们放进一个容器里进行反应?这种实验你以前做过吗,会爆炸吗?我可不想在我的办公室里进行危险的化学实验!”副校长后仰在沙发上就差滚到沙发后面去避难了。
“我有把握。”昂热注视着血液样本的试管,拇指轻轻一翘打开了盖子,原本准备翻去沙发后避难的副校长停住了,他抽动了一下鼻子茫然回头。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因为整个房间内不知何时悄然弥漫起了一股酒香味,一个醇厚至极的酒香味,比起所谓的陈年波特酒要浓郁数倍,却又不会齁甜得让人反胃,那是恰到好处的酒精与香气的结合,能轻而易举地勾动所有嗜酒者的馋虫和神经。
“…你确定你真的没有把鸡尾酒和血液样本搞错?”副校长悄然翻了回来,靠近了茶几死死盯住了昂热手里的血液样本,“如果你没有搞错,那一定就是我的鼻子搞错了什么。”
那股醇香的酒味是从试管里传出的,一时间气味甚至压过了玻璃杯里尚未喝完的波特酒,19世纪的沉淀和酿造现在在一个男孩的血液面前居然沦为了笑话,这是许多酿酒大师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昂热盯着面前老友那股酒瘾上头的样子,伸手到试管口处轻轻挥了挥,微风带着气味瞬间拥抱了副校长的脸颊,他瞬时间整个人都眯起了眼睛,像是醉鬼一样深吸口气伸手就要去拿昂热手里的试管。
昂热轻轻后退了一步,扬手避开了副校长抓过来的手,“所以你闻到的是酒味。”
“屁话,这么香的陈年罗曼尼康帝的气味你闻不到?这么多年红酒你白喝了?”副校长意识了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收回了手咳嗽了两声抓起可乐喝了一口掩饰刚才的失态。
“除了桌上的波特的香甜外,我几乎闻不到任何其他酒味。”昂热看着副校长认真地说,“你知道的,我的嗅觉一直很灵敏,可以光靠嗅觉分辨一桌数十种葡萄酒的品牌。”
“见鬼了,你真想让我接受就只有我一个人闻得到这股气味?”副校长挑眉。
“不…我只是想说明一个事实,我没有闻到第二种酒的气味。”昂热淡淡地说,“虽然我喜欢品鉴名酒,但却不意味着我嗜酒如命,相比起酒我更喜欢雪茄…所以我现在闻到的充斥满这个房间的气味是土味、木香味、可可味以及一点点的焦糖气息,典型的帕塔加斯雪茄的气味。”
“等等…你的意思是…”副校长瞬间明白过来昂热想表达什么了,一下子坐直了,看向昂热手里的试管目光不再有着眷念和执着,而是充满了低低的惊骇和悚然。
“这种东西是会诱惑人的。”昂热轻轻用拇指堵住了石英管的管口阻止了溢散出来的香气,“一个人最喜欢什么东西…它就会成为那件东西,并且竭尽全力地去展示自己的妖娆,诱惑闻到它的人接近它,品尝它。”
“一份血液两个人闻到不同的气味,这种情况只有三种解释。”昂热说,“第一种解释是我们两个人的嗅觉构造不同,有科学解释男性和女性的嗅觉系统是有差异的,男性对一些特定的气味并不敏感,对气味的识别就会不同,所以有些气味无法闻出来,一些东西女性闻起来像是橙子,男性就会闻见雪碧味…”
“你是拐着弯说我是女人吗?”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起點-第四百二十五章:蠶食讀書
“只是举例而已,但我们两人都是男性,并且嗅觉没有太大差异,毕竟我们都喜欢同样的事物,好酒、雪茄、以及女人。”昂热说,“所以第一种解释排除。第二种解释则是物质本身的问题,气味本身是由分子运动产生的,而它的气味则是因为血液本身的构成而具有我们无法理解的麻醉性,就像是中国云南地区的人经常会误食毒菇菌类产生幻觉,这些血液的气味也让我们产生幻觉了,你闻到的是好酒,而我闻到的是雪茄。”
“要我来帮你补充一下第三种解释吗?”副校长低声说,昂热也缓缓颔首不再继续说话了。
“第三种解释…这玩意儿是活的。”副校长凝视那瑰丽诱人的血液,“它主动释放了某种能影响生物神经中枢的精神力量参合在气味分子中,引导出了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渴求…我刚才伸手是想抓住它把它喝下去,我是喜欢好酒,但还没喜欢到失控的地步。”
“你一向是没有什么意志力的人。”昂热说,“但在没有意志力的人群中你又是最能顽抗执着的那一批,可就连你都做出了下意识的抢夺动作。”
“第一批接触那小子血液的人现在在哪里?”副校长忽然抬头看向昂热,可对方却没说话,只是盯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好吧,不意外,那么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看实验结果你就知道了。”昂热轻轻抬起了拇指,那股气味再度出现了,但这次副校长却是坐定了眼神都没有出现一丝动摇,握住试管的昂热也是如此,倾斜着另一边试管里漆黑的石油倒了几珠进入了血液样本中。
黑色石油在滴入红宝石液体似的血液中时不出意料地出现了墨水滴入牛奶时的现象,漆黑的颜色瞬间在血液样本表面扩散开了,由于密度问题石油漂浮在了血液表面没有下沉,但在不到数秒的时间内,那些漆黑的颜色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稀释变淡了,直到完全消失不见…而那瑰丽的血液却诡异得没有变色半分,甚至连颜色深度都没有增加一丁点。
“水位增加了。”副校长说,“但血液本质好像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同化。”昂热说。
“不…我觉得用蚕食来形容更好。”副校长摇头伸手拿向试管,这次昂热没有阻止他任由他把两根试管都拿了过去。
副校长摇晃了一下手中试管,将血液摇匀后反着倒了几滴到石油中去,三滴血液进入石油瞬间下沉到了地步,大量的石油堆压着那薄薄的一层血液颜色分明。可在屏息等待数秒后,之前的情况果然再次发生了,与鲜亮血液接触的石油开始逐渐变色、变淡,但渐渐渗透入底层的红色里增加体量,再而继续向上辐射浸没,直到半分钟后…副校长手中出现了两管一模一样的瑰丽血液。
“火。”副校长说。
昂热掏出一根火柴划燃递给了他,副校长接过后拇指一弹,燃烧的火柴飞起精准地落入试管中,石油瞬间燃烧了起来,空气里逐渐弥漫起了一股醇厚的异香味。
“轻油?”副校长看着燃烧着血红色火焰的试管内部问。
“嗯。”昂热点了点头。
“这下问题大条了啊。”副校长放轻声音,“调查组的人知道这件事吗?”
“暂时不知道,诺玛的信息记录暂时被我替换了。”
“这件事他们最好一直都不知道。”副校长抬头看向昂热,“你应该知道这是基因层面上出现了问题吧?一般人…就算是混血种,‘S’级混血种,血液都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说实话这已经趋近于恐怖片的范畴了…有人作死喝下过这些东西吗?”
“第一批测试血液的一个冒失的研究员,在采血过程中虽然能发现异状但却闻不到气味,他是第一个直接接触血液的人,死得很惨,我们发现的时候他的内脏已经消失一大半了,全部变成了你现在手里拿着的那种东西,整个人腹腔像是被水灌满的皮球,就算没人去戳爆,等那层皮下脂肪被同化后整个人也会直接炸开。”
“但这玩意儿吞噬不了无机物。”副校长看着完好无损的石英体说,“石油是有机物所以被同化了,也难怪你没有用水来进行实验。你确定你找到那个男孩时是在中国的滨海城市里,而不是某个不为人知的古墓里?”
“我不做那种疯子做的事情,你觉得我会将一只尚未苏醒的龙王带回来赡养吗?”
“你会在发现他的第一时间往墓里塞一颗核弹,走出墓穴后引爆时顺手点根雪茄。”副校长拿起一管可乐堵住试管顶部熄灭了里面的火焰,“以前他的血液样本还有吗?”
“有的,但跟现在有着天壤之别,以前他的血液样本跟你我没什么区别。”
“那就是之后一段时间出的问题了…贤者之石?”副校长想起了昂热来这里时抛出来的第一个问题,“你认为是贤者之石引发了这种现象?我记得那颗贤者之石构成的子弹在击碎他的胸骨后崩溃了,碎裂在了他的腹腔里消失不见了。”
“贤者之石是由龙族的尸骸提炼出来的,算是高浓缩的龙血结晶,所以按理来说是易溶于血的。”昂热说,“但历史上可没有目标被贤者之石击中后反而变得更加可怕的例子。”
“贤者之石可以算作是由物质为载体的精神子弹,它的外壳并不会导致混血种出现这种状态。”副校长立刻否决了昂热的推论,“如果渴饮龙族的鲜血可以变强,那现在秘党里应该只有一个家族,嗜龙血者领导的贝奥武夫家族,那群人就是会给初生婴儿喂龙血结晶的疯子,但他们得到了什么?在临界血限周围荡秋千的不稳定血统和后天形成的不可逆龙化现象?龙血从来都不是什么万能药,你是知道这一点的。”
“那就是精神上的问题了。”昂热说。
“贤者之石击中了他,却给他带来了这种变化。”副校长微微眯眼看向昂热,“怎么给了我有种子弹从未真正击中过他,而是洞穿了别的什么东西的感觉?而那个东西从头到尾都一直在抑制着这个小怪物,在贤者之石击破…或者是强行沉眠它之后,小怪物真正的特性就开始显露出来了。”
“像是一枪子弹打破了一个封印。”昂热总结。
“封印?对…封印,这个形容很贴切。”
“……”
“…可需要封印的从来都不是什么良善的东西啊,我的老朋友。”副校长注视着昂热,将两管试剂中的其中一管递还了过去,“我希望你接下来准备要做的事情有你自己的把握。”
“我会的。”昂热看向副校长手中留下的那管石油转化而成的鲜亮血液,“你要留一支掺着可乐喝吗?”
“我有几个猜想想试试,毕竟这玩意儿太具有研究价值了,自从尼古拉斯的手稿被我搞丢之后,就没什么东西能引起我的职业兴趣了…直到这玩意儿出现。”副校长塞好试管摇了摇盯着里面旋转的液体说。
“不管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正处于一个很微妙的状态。”昂热轻声说,“试想一下心脏泵动的、血管流窜的都是这种东西,他整个人又该是哪种状态?”
“我记得我们之前讨论过他是被你教会暴血的对吧?”副校长忽然问,“那你说…是暴血提炼后的龙血毒一点,还是他的血毒一点?如果试管里的东西具有蚕食和同化性,在蚕食暴血提炼的龙血后能永久保持它的力量吗?”
“……”昂热只是试想了一下就刹住了自己的思维,就像是爱因斯坦发现质能方程时一样,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就盛开了不远未来那照亮整个世界的曙光…光与热,希望与毁灭,繁荣和荒芜。
“他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副校长最终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
“暴血被纯血龙族曾称为成(封)神之路。”昂热没有回答副校长这个问题,自顾自地说着,抬头看向了它,“可这条路在无论是混血种还是龙族看来都是禁忌的,无法走通的一条道路,就像是登天的巴比伦塔…那是因为混血种的血统终究有人类的一部分,就像是一块面包渣,你可以把它撕碎,但你无法把它碾压至无。”
副校长听完这席话后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试管,大概猜到了昂热接下来要说什么。
“但如果你能从基因方面同化它呢…?”昂热低声说,“将餐盘里的面包渣替换成血淋淋的鲜肉?”
“怎么搞得好像那小子以后要生吃龙王似的。”副校长笑了笑,但笑得有些尴尬和发涩,末了之后他又安静了下去,冷不丁地说,
“会好吃吗?”
昂热没有回答他,只是注视着试管中的瑰红鲜血里那沉浮的白色气泡,晃晃悠悠地逆游而上,在接触空气的瞬间爆碎开,像是炸起了一朵绚烂的微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