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亂世成聖笔趣-第三四五零章 以一換二無名隕推薦

亂世成聖
小說推薦亂世成聖乱世成圣
冰舞察觉到这一切,瞬间展开自己的意识。
下一瞬间,冰舞知道了,可能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不过,冰舞知道了,却没有出声。
因为,这对于她们水域这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看来,他要死了。”
此时的冰舞,判断出一些事情之后,顿时看着苍剑轻声说道。
很显然,她知道了,但是却不打算开口说明白。
因为,她不打算提示什么,也愿意看到这样的一幕发生。
“怎么,你不去救他吗。”
“苍剑,只要你服个软,说一句冰舞姑奶奶,放我一马,我给你一点时间。”
“如何?”
此时的冰舞,开始跟苍剑暗中传音,谈起了条件。
现在这个时候,冰舞说的,到也是真的。
没错,若是苍剑愿意按照她冰舞所说的去做,那么她可以给苍剑一点时间。
当然了,就只有一点点的时间。
对此,苍剑根本就没有搭理冰舞。
“真是好狠的心啊,你们多年的朋友,竟然在此时,在他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你苍剑选择的,是袖手旁观。”
“能够救下他,你却不救,真的是一个合格的掌权者啊,一切,都是为了大局出发。”
“一个剑无名,换两个至圣境强者陨落,到是挺值得的事情。”
此时的冰舞,看到苍剑根本就不搭理自己,反而出手更加的凌厉。
在这一刻,自然是知道了,苍剑已经不会出手了,也不会答应自己的条件,什么都不会说。
所以在此时,不介意刺激一下苍剑。
这一番话,很显然就是讽刺苍剑,将多年的兄弟之情弃之不顾。
现在考虑的,只有他自己,只有仙殿的利益。
作为一个权谋者,或许你苍剑是合格的,为了大局考虑,这么做不算错了。
可是,作为兄弟来说,你苍剑不配啊。
剑无名,可是跟随了你多年的兄弟,现在你苍剑,执掌了仙殿,开始如此作为了。
此时冰舞的一番话,着实也是刺伤了苍剑。
不是他在乎这些虚名,在乎别人说什么。
而是因为,他心中痛极了。
剑无名告诉他这些,就是希望他苍剑,能够尊重自己的选择。
正是因为懂,所以此时心中更是悲痛。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背叛,生死,以及杀伐动乱。
每一次,都是在戳着他苍剑的心。
几大势力之中,那些人的叛乱。
冷冰玉在青灵界妖族那边,所做出的事情。
以及,回来之后,所做的一切的一切。
还有那些,跟随了自己多年,很多一手培养出来的强者。
他们,本不该死的那么不明不白,不该死的那么没有价值。
他们存在的意义,都还没有来得及发挥出来。
可是最终,却都以各种方式离开了。
本来以为,剑无名的归来,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安慰。
可是现在,安慰是有了,可也不过是刚有了一些安慰。
随后而来的,就是这种死别的锥心之痛。
身边最为亲近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本来,多少的兄弟,长辈,朋友。
可是现在呢,还剩下几个。
而且现在,还不知道以后的路,究竟还有多远。
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知道剩下的那些,有限的一些熟悉的面孔,最终还能够剩下多少。
一个,还是两个,还是一个都没有了,只有他苍剑自己一个人,举目四望,身边没有了一个可以足够信任的人了。
这一切,他不敢想象,只要稍稍的一想,就感觉到有一种窒息的情绪,蔓延在心中,压的他喘不过气。
所以在这一刻,苍剑心痛极了,可是,他也同样怒了。
“你必须死。”
苍剑此时,终于开口了。
不是传音,是开口呐喊出声。
很显然,现在苍剑也感觉到压抑坏了。
现在需要的,就是发泄。
眼前之人,就是最好的方式。
冰舞,水域的启仙者,现在也是水域的最高执掌者。
至少现在,水神看起来,是对于冰舞十分的顺从。
水神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其他水域的强者。
所以现在,苍剑决定,不管发生了什么,自己都要杀了冰舞。
冰舞一死,水域必然大乱。
这样的话,也给了自己时间,可以趁此机会安顿好一切。
“呦,还生气了。”
“哼,你苍剑这话,对其他人说,或许还是可以的。”
“但是,同为启仙者,你觉得,你自己就真的比我强了吗。”
此时的冰舞,面对苍剑极其凌厉霸道的攻击,也是一点都没有畏惧之色。
很显然,作为启仙者,她冰舞并不认为,自己就比苍剑弱小。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就算是苍剑,比她早出现一段时间,可是那又如何。
又不是,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在修行最为迅速的阶段,只是在一开始的时候罢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冰舞也是一样,绽放出强大无匹的力量,跟苍剑硬碰硬。
而自从剑无名跟苍剑传音,到冰舞所说的那些话,一直到现在为止。
时间,也不过是刚过去了不到一分钟罢了。
可以说,都是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就已经发生了的事情。
也就是在此时,剑无名的声音传来,确切的说,响彻方圆数十万里的区域。
“你们两个叛徒,你们张家一脉,至此,消失不见吧。”
剑无名的声音刚传递出来的时候,在同一时间,剑无名瞬间消失,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死死的抱住了张至圣。
在这一刻,剑无名启动所有的禁忌秘法。
他已经无所谓了,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他给苍剑传音的那一刻,就已经算出来了,他想要彻底的斩杀张至圣一脉的两位至圣境强者,自己也是必死无疑,没有生路。
也就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朝着剑无名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入眼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不同的想法,都带着不同的情绪。
本来无数的长剑,在这一刻消失不见了。
剑无名的本命至圣之剑,刺穿了张家的那名至圣境强者身上。
穿透了,但是本命至圣之剑,却没有穿透而过,而是停留在体内。
“哈哈哈哈哈哈,一起死吧。”
“你个疯子,你给本座死开,放手。”
剑无名和张至圣,在这一刻,分别狂吼着。
剑无名知道,张家的两大至圣境强者,终究是难逃一劫,都要死在他剑无名的手中。
而张至圣,在此时被剑无名死死的环抱着。
并且,还未曾完成构建的小世界,也瞬间化作能量,将他和张至圣所在的区域,死死的封住。
可以说,就算是张至圣,能够有办法,瞬间挣开剑无名的环抱。
但是,却没有可能,继续逃离这里。
张至圣控制自己的本命至圣之剑,疯狂的朝着剑无名身上刺去。
可是,剑无名仅仅是稍微的避开了要害,不至于被一剑毙命。
“嘭。”
“嘭。”
连续两声炸响,在这一刻响起了。
一个是剑无名和自己的小世界,一起炸裂的声音。
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另外一道声音,是剑无名的至圣之剑,在另外一名张家至圣境强者的体内炸开了。
至圣之剑,本就是攻伐利器,说是无坚不摧,也不为过。
更何况,此时剑中的力量,也被器灵引动了。
器灵自身,也选择了献祭,甘愿化作精粹的能量。
两声巨大的响声响起之后,紧随其后的,就是巨大的力量冲击。
而且,在炸裂的最中心区域,空间如同玻璃一样,出现了裂痕。
不仅如此,还有了继续裂开的趋势。
在这一瞬间,附近所有交战的强者,除了林清雅,冰舞,林清雅和苍剑,其余的人,都被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往后推开了数百公里。
就算是此时,林清雅她们四人,也隐隐有一种,要站不住的趋势,好像随时都要被强大的后续力量,直接推开一样。
此时的他们,身处于水域这边。
本就是在水域之中交战,在这一刻,海面上掀起了万丈狂涛。
在他们此时所在的方圆数十万里的区域,海平面直接被硬生生的压迫,降低了数百米之低。
远远的看起来,现在林清雅她们,就好像是在海底交战一样。
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海水碾压。
林清雅看到这一幕,久久不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终,所有的情绪,化作一声重重的叹息之声。
其中,有无奈,有惋惜,有悲痛,还有仇恨。
总之,各种情绪掺杂在其中。
无奈的是,对于这一切的发生,她没有及早的发现,也没有能力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毕竟,剑无名此次,是随着她一起来的。
惋惜,是因为剑无名的天资,或者说是那种坚定的意志,还有那种一诺千金的品格。
这样的人,现在死了,陨落的真的是太早了。
悲痛,剑无名也算是朋友了,他的陨落,林清雅感觉到心中很是难过。
至于说仇恨,恨的自然不是剑无名。
苍剑呢,此时表情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改变,一脸的平静。
可是,从他的眼神之中,却看得出来,其中的情绪,更是复杂,无以言表。
因为剑无名,算是除了林清尘以外,最早起和他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人了。
剑无名,是朋友,也是兄长,是可以信任,交托生死的至交。
同样的,也是苍剑的左膀右臂。
本来,现在身边就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人,并且还有足够实力的人了。
现在,剑无名彻底的陨落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了。
他陨落的,太彻底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至圣之剑,至圣之衣,肉身,灵魂,哪怕是这其中的,任何一丝一毫,都不复存在了。
甚至于,连一个后人都没有。
而相较于此时的林清雅和苍剑,冰舞现在就很开心。
因为剑无名死了,苍剑可以倚重的人,又少了一个。
在此时,苍剑还有几个人可以信任,以后拿什么跟她冰舞斗呢。
不仅如此,剑无名的陨落,虽然带走了两位至圣境的强者。
可是,这两位至圣境的强者,并非是她们水域这边的。
不是水域这边的至圣境,死了就死了,又有何妨。
若是张至圣他们两个不死,冰舞反到是有些担心了。
毕竟这么算下来,人族的力量,在自己这边的,也太多了一些。
而且以后,就算是苍剑死了,人族那边,还需要有人继续执掌呢。
所以,张至圣的价值,算是发挥了,死了也没有什么。
有冷冰玉在,就足够了。
冷冰玉现在,身边只有两大至圣境的强者了。
以后的时候,必须要死死的站在自己这边。
剑无名,算是帮着她解决了一个难题。
所以现在看起来,好像是自己这边亏了。
但是实际上,她冰舞却一点都没有亏。
二换一又如何,换的好啊。
想到这里的时候,冰舞看了一眼某个方向。
心中也想到,最好是能够有人,将冷冰玉身后的那两位,也给换掉。
当然了,不能再是二换一了,还是一换一比较好。
四人之中,三人的表现,都算是正常的。
唯一有些奇怪的,就是冷冰玉了。
此时的冷冰玉,一点波动都没有,仿佛剑无名和张至圣他们的陨落,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是看待不相关的人,死在自己的眼前一样,一点去区别都没有。
可是,这仅仅是表面。
表面上此时,冷冰玉毫无波澜。
可是,实际上,在剑无名陨落的那一刻,他带着两大至圣境的强者一起死的时候。
那一刻,冷冰玉心中,有了很大的触动。
就好像,在那一瞬间,极其短暂的一瞬间,恍惚了一下一样。
就如同当初,在青灵界妖族那边,她和冰舞一起,对着林清尘出手,要绝杀林清尘的时候,所面临的情况一样。
不过,不同的是,当初的冷冰玉心中清楚的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现在,却真的是不明白了。
在这一刻,冷冰玉仿佛觉得,自己好像缺少了什么一样。
但是,却又不明白,自己缺少了什么。
当初是神剑圣的境界,现在是至圣境的境界。
冷冰玉只能告诉自己,或许是因为境界不一样。
所以此时和之前的时候,也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吧。
冷冰玉的这种一瞬间的异常,没有其他任何人发现。
因为,出现的极其短暂,瞬间就被一种力量给压制了下去。
冷冰玉自己,都有一些恍惚,都觉得好像不曾发生一样,更何况其他人呢。
再者说了,在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剑无名那边。
所以,也没有人知道,在那极其短暂的一刻,冷冰玉的那种,几乎无人可以察觉的异常。
“你的愿望,剩下的部分,我苍剑来实现。”
此时的苍剑,看着剑无名陨落的方向,在这一刻,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看,随后开口说道。
这,是苍剑对剑无名的承诺。
以后的时候,剑无名的那一份,他苍剑也一起背负了。
“你来背负?咯咯咯咯……”
“苍剑,你行吗?”
“你看一看,好好的看一看,现在你的身边,还有人吗,还有谁在。”
“就凭你一个人?呵呵……”
此时,听到苍剑的话,冰舞带着嘲讽的语气开口说道。
很显然,苍剑此时说这些,在冰舞看起来,有些显得苍白了。
所以,刚开口的说话的时候,直接就笑了。
他不认为,现在的苍剑,在失去了左膀右臂之后,折损了众多的亲信之后,还有什么能力。
苍剑的身边,一开始随着一起的人,还有谁,可以堪当大用。
有些人,有实力,有上升的空间,比如说剑无名,已经死了。
还有些人,有足够的力量,也同样有上升的空间,也是苍剑最信任的人之一。
比如说,此时在这里的冷冰玉,还是他苍剑的妻子。
可是现在,却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还有些人,是苍剑的亲人,他们现在,呵呵,实力不够,根本帮不上什么大忙,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但是同样的,他们也是实力不够。
此时此刻,不说是境界达到至圣境二重天,构建完小世界了。
就算是最低的标准,那么也得达到至圣境,才有机会参与到顶尖战团之中。
否则的话,一旦参与进来,皆是送死。
所以在此时,冰舞说话的时候,也还看了一眼冷冰玉。
很显然,现在这个时候,冰舞的意思很是明显。
冷冰玉,这个你曾经的左膀右臂,你都没有办法。
更不要说,在完成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而在此时,冷冰玉也从那种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之中,回过神来。
“冰舞,你水域这边,该出力了。”
很显然,此时的冷冰玉,是绝对最冷静的。
张至圣两人的陨落,此时代表着她冷冰玉这边做出的牺牲。
之后的时候,冰舞代表的水域势力,也该做出一些表示了。
很显然现在,就是在告诉冰舞。
你,不要光想着好事,该做的事情,你一样都不能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