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第343章 被踩得懷疑人生讀書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众所周知,西凉兵擅使长枪。
但也正因为长枪的笨重累赘,枪兵在武器长度、移动速度和持盾防御这三个方面,只能取舍兼顾其中两点。
要么跟斯巴达人或者马其顿人那样,一手超长枪一手盾牌,但只能摆好架势缓缓推进,放弃速度。
要么就是一手短枪一手盾牌、飞奔前进放弃长度优势。或者干脆双手握持长枪端平了飞奔、放弃盾牌。
想要三者兼顾是不可能的,单手端超长枪还想冲锋,杠杆原理分分钟教做人,还会自相践踏绊死一大堆战友。
李傕也是打了十几年仗的积年老将了,他既然在指挥冲锋之前,就已经观察到了关羽军的弩兵交叉火力犀利,他当然不能允许双手持长枪、放弃盾牌的士兵打前阵了,那还不被射成刺猬。
所以冲在最前面的士兵,无不是拿着短矛加盾牌的轻步兵,或者是环首刀配盾的刀盾手。
刀盾手是近战主力,短矛加盾则最为灵活,有点类似于西方的配盾标枪兵,遇到难啃的硬骨头时还能丢一波杀开一条血路。
刚才为了突破关羽军各阵之间的甬道,这些持盾短矛手的突击爆发力可没少发挥作用。哪怕是穿着铁甲的陷阵营士兵,在极近距离上被西凉兵全力灌注的投枪扎中,都会被巨大的贯穿力所伤。
可惜的是,这一切的“兵种相克优势”,在战象进场的那一刻,全部瞬间逆转了。
如果此时此刻,贾诩能亲临一线督战指挥,以他的智商,或许能看出眼下西凉军要抵住战象,仅有的两个战术就是:
要么用带有巨响或者火焰的远程武器吓走大象;要么用海量的两丈以上密集列阵的超长枪抵住大象前进的方向,利用枪林攒刺逼着大象绕路甚至倒退。
但这两种战术所需的兵器,西凉军的一线兵种全部不具备。
短矛和环首刀的攻击距离,要想砍中大象,士兵本身就得克服巨大的恐惧,突到象腿旁边半丈之内,或许一刀还没砍出,就直接被撞飞踩扁了,能有这种勇气的人,怕是百无其一。
当然了,人过一万,形形色色,脑子不好使非要尝试一下的人也不是没有,但他们很快就白给了,并且用自己的亲身实践告诉了战友:
贴近到半丈内、用环首刀强砍大象身上挂着的竹席甲也不好使,作用力矩角度太小了,刀刃只是在光滑圆弧的竹筒上划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除非进一步贴近到三尺之内,而且双手持刀要有一个舒服的收臂发力空间,才有可能割破大象的皮肤、再崩碎扯落几片竹甲、砍断几束扎竹的麻绳。
但一条人命才换几节竹筒几根麻绳也太亏了,所以当那一小撮热血上头的愣头青士兵死光之后,剩下的就唯有潮水决堤般溃散。
“嘎吱!喀喇!”一声声闷响,那是士兵们被踩进土里,踩碎全身骨骼的动静。还有各种哀嚎不绝于耳。
“噗嗤!撕拉!”一声声矛头入肉贯穿而过的声音,那是一群又一群西凉刀盾兵想要往左右两侧夺路而逃,最后被益州军的长枪攒刺扎成了刺猬。
但即使如此,还是有无数的刀盾手在疯狂地往甬道两侧飞扑,似乎是宁可迎着如林枪尖冲杀,也不想被踩成肉饼,或者是被挑在象牙上刺杀抛飞。
至少,被枪林扎死还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不存在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不过几分钟时间,一百头战象分成五路,在关羽军四段阵线之间的甬道里,硬生生蹚出五条血路来,满地直接踩死撞死象牙戳死的尸体,就足有一千多具。
之前试图从这些薄弱点突击分割的西凉兵,全部被赶了出来,一点不剩。
甚至还有不少人在掉头逃窜时,恨后面的战友挡住了去路,而直接对几分钟前的袍泽挥刀砍杀,整个场面乱作一团。每一条甬道的出口,都如同一个个疯狂吞噬生命的漩涡黑洞。
自相践踏内乱而死的士兵,远比直接踩死的还多得多。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txt-第343章 被踩得懷疑人生
阵后督战的李傕等人,乃至亲临一线的李利,无不看得头皮发麻,呆若木鸡,至少懵逼了一两分钟,等惨剧烈度最甚的时候过去了,才稍稍缓过神来,试图指挥止住颓势。
“长枪手列阵!顶住!把大象逼回去!不要怕!大象不会直挺挺往枪林上撞的!”
随着刀盾手与投矛手纷纷死伤星散、西凉军二线那些不拿盾牌、双手握持超长枪的士兵们顶到了一线,前线督战的李利立刻吼出了如是的命令,试图稍稍稳住阵脚,扛过这段最懵逼混乱的至暗时刻。
他自己其实也没剩多少抵抗的勇气了,但两军拥堵在一起,这时候就是有进无退,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狗急跳墙一下。
要是直接全军崩溃,下场只会更惨。
幸亏西凉军人多势众,一线的部队热血上头,一时也没被背后远方段煨的瞎折腾影响,厮杀呐喊那么响,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无数双手握持两丈长矛的士兵排成最密集的队形,几乎是二三十根长矛瞄准一头大象,严阵以待,靠着己方的人多势众壮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还别说,这一手在刚组织起来的时候,还真有一定的效果。可能是之前在甬道里的时候疯狂践踏冲锋杀嗨了,很多哀牢夷的驭象蛮兵也热血上头,看到哪儿敌军密集就往哪儿冲。
然后就有三四个驭象手,被两丈多长的长矛,直接从大象后脖子处的象鞍上扎下来。
大象失去了驾驭,再看到如林枪阵,就开始胆怯,从直冲变为横着掠阵而过,虽然因为惯性依然横着撞断了十几根矛杆、压死了好几个枪兵,但好歹也证明大象是可以被逼退转向的。
不过被刺杀的驭象手也就那么几个,剩下九十多头大象还是继续往前冲。双方陷入了密集列阵的绞肉。
因为西凉长枪兵列阵防守,士兵的站位密度比一开始刀盾兵作战时还要稠密得多,每当有一处阵线被大象踩穿,那就是硬生生几十条人命被屠。
不过这种抵抗终究是逐渐起到了效果,随着战象纷纷吃痛、放慢了一开始提起来的速度,冲击力也就锐减,不一会儿,就有几头战象浑身插了几十根长枪,惨嗥倒地,倒下的那一刻还自然而然压死几个来不及弃枪后退的前排西凉兵。
“这些巨兽也可以被长枪密集攒刺刺杀!长枪兵上前!全都给我卖力死战!大象并不多,也就几十头而已!我们有十万大军!”看到大象被刺死倒地的情况陆续发生之后,前线督战的李利终于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虽然这点破事儿根本不值得高兴,虽然他们今天面对的困难还有无数重,但至少眼前最吸引注意力最迫切的那个危机,看起来也不是完全无解,人就容易振奋。
累计战死、脱逃了十几头大象之后,那些哀牢夷象兵们也终于冷静了下来,知道不能再按照南蛮时的作战风格一样靠一味硬冲了——象背上的诸葛连弩可不是摆设!
刚才一开始的时候连弩没有明显发威,一方面是因为还在甬道内厮杀,没到开阔的战场上,大象只有正面是敌人,两侧都是友军,所以泼洒箭雨比较碍手碍脚。
大象配弩,最好的发挥空间就是四面八方都是敌人,随便乱射都能射中有效目标。这一点是别的远程兵种想都不敢想的。因为其他弓弩兵种近战能力孱弱、甲胄的防御效果也差,一旦陷入重围就基本上等于是死了。
唯独战象这种兵种是不怕包围的,所以它背上的弩手也可以享受“身陷重围依然淡定四面输出、不用考虑逃跑”这种其他远程同行想都不敢想的待遇。
除了刚投入战斗时的阵型不利于发挥之外,一开始还有两条原因制约了象背上连弩的发挥:
一个就是当敌军疯狂往后溃逃的时候,因为阵型密度低,覆盖式的连弩发挥不出火力优势,这种情况下还不如冲上去继续踩,只有当敌人越密集、抵抗越坚决,象弩兵才能越兴奋。
还有一点,就是象背上的轿厢载重量终究有限,要装一部沉重的连弩、再加两个瘦小灵活敏捷的弩手/装填手,实在没有多少载重来装弩矢了,所以一定要省着用,能轻松追杀屠幼的场合就别放箭了。
当然这个“没多少”肯定是相对而言的,是跟城楼、箭塔里那些固定阵地的连弩比。如果是跟普通单发的弓弩手比,那已经绰绰有余了,好歹也有几箱箭矢、两三百根呢。
一番短暂的焦灼之后,随着那些哀牢弩手进入了输出节奏,对面好不容易顶住象兵横冲直撞的西凉长枪阵,瞬间就悲剧了。
那些长枪兵都是双手持枪,才能控制如此长的武器,所以根本无法配盾。而且为了顶住大象,站得比平时都密集,基本上是肩并着肩、把二三十根长枪的枪尖集中在一丈见方的面积内。
大象们被这样的枪林逼得不敢再冲、而是横过身体、与枪手们隔着三丈远,横掠通过阵线。就在这时候,象背上的连弩展开了扫射。
如果对三丈远的射程没什么概念,可以这么想——要是在吃鸡里,这就属于贴脸喷了,喷子喷中直接众生平等。
诸葛连弩弩矢没有尾羽、飞行平衡性差、三十步外杀伤力锐减、不易瞄准不易命中……这些劣势,统统被回避了。
三丈也就十步远,还站那么密集,瞎蒙都能扫射到。
“噗嗤噗嗤……噗噗噗……”连弩的扫射声越来越密集,很快到了连前面一声利刃入肉的尾音“嗤”都被下一声“噗”给覆盖了的程度。
最夸张的时候,一头象背连弩十发连射、十射十中,直接洗脸喷死十名西凉长枪兵!
这种洗脸的火力密度,对士兵士气的打击,已经不亚于喀秋莎管风琴洗地、或者“沙漠风暴行动”时上M270钢雨了。
精彩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愛下-第343章 被踩得懷疑人生看書
李利手下最铁杆最精锐最坚定的西凉长枪兵,也纷纷在箭雨洗脸中鬼哭狼嚎抱头鼠窜,放弃了枪阵抵住战象的尝试,一片一片被镰刀割麦子似地倒下。
“不要退!不要退!让后军先退!现在退会自相践踏的!”
李利试图稳住队形,但从他的话中就可以看出,他的要求在越来越卑微,已经从一开始的不许退,降低到了“有序后退别自相践踏”。
可惜这依然是做不到的,李利的前军旗阵也很快在大象的横冲直撞中被冲倒了,他本人被撞下马之后,抱头趴在地上等死,一次次感觉到背后的阴影一暗,还以为自己要被象腿踩死了。
这种精神的折磨持续了好久,但他居然命大,被战马的尸体埋住了下半身,也始终没有大象来踩他的脑袋。
过了良久,直到大象的声音渐渐远去、而前方益州军的步兵喊杀声越来越响,显然是敌人的后军已经跟着大象往前追杀、在追歼残敌了。
李利这才偷偷抬起头来,懵逼地怀疑自己究竟是还活着、还是已经变成了亡魂、所以敌兵看不见他?
他看到一个铁甲长枪斩马剑的骑将,带着一群精兵朝他断了的大旗方向冲来。很显然,这名将领正是关羽中军的高顺。
看具体方向,似乎就是直瞄着冲向断旗而去的,似乎无视了他,这让李利愈发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变鬼隐身了。
直到高顺从他旁边几步远处掠过,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这儿有个下半身被马尸压住无法起身、而上半身双臂依然撑着地面勉力抬起头四处张望的懵逼敌将。而且李利戴着铁盔,一看级别就不错。
高顺和李利对视了一眼,确认了李利痛苦、懵逼而迷茫的眼神,高顺才绅士地策马近前,把长兵往地上一插,抽出斩马剑一剑削了李利首级。
“原来我还没变鬼!他看得见我!”李利脑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解脱了。
高顺徐晃太史慈,带着步兵主力汹涌向前,跟着战象蹚出来的血路,疯狂砍杀西凉军的败兵。
战场的另一侧,段煨的三万士兵经过混战和内乱,也损失了好几千,但至少还有两万五铁杆跟随者段煨,加入了打顺风仗的行列。
还有很多原本是被李傕抓壮丁抓来的新兵,按说是属于李傕直属部队的。但眼看着段煨领到了“讨贼密旨”,跟着段煨混似乎能活命还能立功。
他们立刻就把扎在脖子上的代表李傕直属部队的白汗巾一扯、丢掉,加入了段煨的部队,回身往后冲杀。
反正西凉军各部盔甲武器没什么差别,李傕郭汜段煨区别各自部队的简易办法,就是搭在肩上擦汗的麻布颜色不一样。
李傕知道大势已去,疯狂策马往后逃跑,直奔到泾河边,跳上一条己方的空粮船,砍断系船的缆绳、带着几十个亲兵顺流而下。
他现在只能指望刘备军在泾河上没有船可用,无法追上顺流而下的他,弃军逃回长安再说了。部队能挽救多少就挽救多少,指望其他将领帮忙收拢残兵吧。
——
PS:感谢盟主“兰色眼眸”,感谢书友“马来西亚的张家辉”的又一个舵主。感谢各位其他书友的打赏。加上2400打赏人次的承诺加更。我又欠五更了……考虑到过年,慢慢还,二月底之前还清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