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笔趣-425. 雷霆之勢熱推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朱元亲自找上御剑宗。
以北海剑宗的实力,哪怕在四大剑修圣地里排名最末,但那也是四大剑修圣地——三十六上宗里,剑修宗门一共有五个,他们也被称为五大剑修上宗,一直试图取代北海剑宗而立,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却也依旧未能成功,所以不管北海剑宗的实际情况如何,至少他们底蕴犹在。
尤其是朱元的实力可不弱,让他提前布下剑阵气引,洗剑池秘境可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但以朱元的实力,最多也就只能独自保下一个灵气节点而已,这也是他最终会同意苏安然的要求的原因——当然,任务被强行激活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所以朱元亲自找到御剑宗进行邀请,这个宗门自然不会反对。更何况同盟阵营里还有灵剑山庄、万剑楼、太一谷,御剑宗自然更不会拒绝了。
而之后,当灵剑山庄遇上青莲剑宗后,青莲剑宗同样不可能拒绝这么大的馅饼。
这个宗门与风花雪月一样只是七十二上门之一,甚至因为地理环境的缘故,这个宗门可不像风花雪月那般有专属盟友,他们只能单打独斗。若非宗门实力足够强大,底蕴也算不错的话,早就被人吞得连骨头渣都不剩的,但好处也并非没有,这种艰苦环境下培育出来的门人弟子,实力自然也是极强的。
在七十二上门里的十五个剑修宗门里,青莲剑宗便是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能够跻身上十门的序列,终究不同凡响。
所以,在其他宗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由苏安然提议、朱元牵头的十宗同盟阵营,便在洗剑池秘境开放的第七天悄然成立。
也是在这一天,整个天罡池地域就如同平静的湖面下扔入了一颗原子弹一样,不仅整个湖水都被蒸发了,甚至就连周围的地皮都被彻底掀翻了。
藏剑阁的弟子是最先撞上苏安然的。
并非幻剑山庄的那一派,而是以正常渠道拜师进入藏剑阁的门人弟子——以往这类藏剑阁弟子是不会在洗剑池对外公开的时候进入这个秘境的,因为他们每隔五十年左右便会有一次内部大比,优胜者可以获得进入洗剑池秘境的机会,完全不需要跟玄界的其他剑修争抢这次公开机会。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所以对于这一次有藏剑阁弟子进入洗剑池秘境,其他剑修宗门都有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最终只能归咎于是想找苏安然的麻烦——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只是和外界猜测的原因有些不同。
苏安然,算是知情人之一。
毕竟,他在来洗剑池秘境之前,刚和黄梓通过特殊手段见到了“天道规则”,所以知晓藏剑阁的秘密。
因此当苏安然和这些藏剑阁弟子相遇时,双方甚至还没来得及进行常规的互相问候,苏安然就拔剑了。
是时,藏剑阁弟子一共三十七人,全殁。
旁观了此战的紫云剑阁和天玄门弟子,瑟瑟发抖——如果遮掉苏安然的头,他们都要以为看到了太一谷的魔女叶瑾萱。因为只有这号凶人,才敢在其他宗门的地盘上毫不留情的屠戮该宗门的弟子:事实上就算是上官馨和唐诗韵,虽同样一言不合就会直接动手,但通常是不会做出这么撕破脸皮的事,否则的话也不会只称叶瑾萱为太一谷的魔女了。
而之后传来的消息,则更加的让人感到不安。
万剑楼的赫连薇及奈悦,路遇藏剑阁幻剑山庄的十余人,双方爆发激烈交战。
之后在灵剑山庄八名弟子的援手下,与同样随之而来的幻剑山庄援手共计三十二人爆发冲突,之后灵剑山庄弟子以一死一重伤三轻伤的代价,斩杀幻剑山庄三十二名弟子。
至此,藏剑阁此次进入洗剑池秘境的弟子,真正意义上的全军覆没。
但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测,灵剑山庄怎么会卷入到万剑楼和藏剑阁之间的矛盾,此举又有什么含义的时候,很快便又有震惊所有进入天罡池地域的宗门的消息传来。
在洗剑池秘境开启的第八天,苏安然斩游云山庄弟子七人,重伤十四人,轻伤五人,导致两人精神崩溃,心境、修为大跌。余下门人弟子以遁符率负伤弟子远遁,脱离交战范围,不知去向。
之后,转战千里之外,斩紫云剑阁弟子三人,天玄门弟子五人,逐两宗剩余门人退离天罡池地域外。
后又遇心剑阁弟子,以一敌三十,但因有言切磋在先,故重伤二十八人,轻伤两人。
同一天。
风花雪月四宗布四象阵,重创同为七十二上门之一的五山剑派和高家剑庄联盟,双方各有负伤,但无伤亡。
青莲剑宗遇游云山庄,在游云山庄的挑衅下,双方各出五人切磋,以两胜两负一平的战绩,暂且退去。
灵剑山庄弟子穆少云再遇游云山庄,以剑气强势出手,斩游云山庄弟子三人,致原本轻伤者伤势加剧,又再添数名轻伤者,但还是被游云山庄逃走。
之后又过一天,洗剑池秘境开启第九天。
五山剑派、高家剑庄又与其他三个七十二上门的剑修宗门取得联系,共组同盟阵营,占据了四个灵气节点。
但也在这一天,便遭遇两支灵剑山庄的小队、万剑楼的赫连薇和奈悦、青莲剑宗共同联手,阵营被打散,占据的四个灵气节点于一天之内便被悉数丢失。之后又遇风花雪月四宗弟子,这一次双方打出真火,风花雪月四宗弟子有所伤亡,但五宗联盟伤亡也更加惨重,后在赫连薇与奈悦的驰援下,五宗弟子仅余寥寥数人逃脱,远离天罡池地域。
第十天。
除苏安然、朱元、奈悦、赫连薇、虞安、沈志杰(青莲剑宗领头人)等个人实力极强的几人外,其他人皆转入防守,因为他们的十宗同盟已经拿下了二十九处灵气节点。
至此,所有进入天罡池地域的宗门便已知晓十宗同盟的存在,自忖毫无实力抗衡的纷纷退出天罡池地域——或退入地煞池地域,与其他宗门竞争;或不甘心此行毫无收获,选择进入两仪池碰运气。
当然,也有心存侥幸者试图躲避蒙混过关。
他们许是认为,十宗同盟拿了近三十个灵气节点已然够用,也可能是认为自己福星高照,十宗同盟发现不了这最后的几个灵气节点等。
但实际上,如此行为心思种种,皆毫无得益。
是夜,十宗同盟便又夺灵气节点五个,将灵气节点控制数增加到三十四个。
第十一天。
御剑宗拿下最后两处灵气节点,斩游云山庄弟子十数人。
自此,十宗同盟正式拿下三十六处天罡池的灵气节点,彻底完成了此前洗剑池秘境从未有宗门完成过的壮举,北海剑宗朱元的名声瞬间传遍整个洗剑池秘境。
而游云山庄弟子在退离天罡池地域时,又不幸遇上了苏安然,因此前曾经的出言不逊,游云山庄最后仅剩的十五名弟子,悉数皆被苏安然斩于剑下,无一幸免。
此消息传出之后,洗剑池内所有剑修纷纷畏惧于苏安然的杀性之猛烈,再无宗门敢入天罡池地域,甚至就连试图过境借道进入两仪池的宗门,也都打消了念头,深怕一不小心招惹到这位煞星。
其风头,一时间竟是不在朱元之下。
只不过朱元的名声是正面的,而苏安然的名声就……
不太好听了。
……
“呵,屠夫,真是好名字。”一名浓眉大眼,体格健壮,浑身上下都写着“正气凛然”的年轻男子发出一声呵呵的冷笑声。
“你也别嫉妒了。”一名身姿曼妙的妙龄少女笑了笑。
她神态随意,但却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凛然感,这让她美艳的容貌也变得神圣起来,没几个人敢与其对视,至少在座的四人里只有两位敢无视她的气质。
“哼。”浓眉大眼的男子却并不否认自身的“嫉妒”,但声音却是更加冰冷,“凭什么同样的是杀伐手段,我等便要被称为魔头,那苏安然便只称屠夫?他可是在短短五天内,就杀了超过五十人,平均一天最少十人。”
“凭什么?”有人发出不屑的嗤笑声,“就凭他是太一谷的弟子,他的师父是人族五帝之一。……当年叶瑾萱不也有一段时间被称魔头,结果后来为什么又改称魔女?还不是因为她就是太一谷弟子,还不就是因为黄谷主剑问玄界?你要是能够拜入太一谷,就算你屠了数百个玄界宗门世家,也没人敢说你一声不是。”
“怕是不止吧。”那容貌艳丽的女子又笑了一声。
这名发出嗤笑声的男子也不再开口了。
在场的人一共有五位。
四男一女。
五人共坐,但却又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批。
其中那名身姿曼妙的艳丽女子以及刚刚发出嗤笑声的男子似乎就是各自小团队的领头人。
如金刚怒目般满身正气的魁梧年轻男子,以及另一名浑身都缩在一件黑色长袍之下的男子,皆坐在女子的身后,看起来似乎是女子的下属。而那名穿着墨绿色对襟长衫的年轻男子以及一名穿着紫云剑阁门人服饰的男子,则坐在以女子为首的三人对面,这两人里又以那名墨绿色对襟长衫的年轻男子为尊。
“确实不止如此。”穿着紫云剑阁门人的那名中年男子,轻叹了一口气,“这苏安然的剑气……的确已经开创了一条新的剑道,所以此前说他在南州幽冥古战场救了数百人,如今看来并非夸大其词的谣言。……最起码,若非他的剑气足够强大,当时陷入幽冥古战场里的那些修士也不可能等到上官馨的出现了。”
“呵。”女子笑了起来,“你伪装成紫云剑阁的弟子,想必看过他和藏剑阁弟子的交锋了。……还得烦请阁下详细说说,好让我们在之后的行动做出更准确的计划。”
“详细?”这名穿着紫云剑阁弟子装束的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没法详细。”
“哦?”女子眉头微皱,脸上露出几分不愉之色,“这样可不是合作的态度呀。……哪怕就算阁下未能看到双方刚交手的时候,但那后半场应该没错过吧?苏安然能够凭一己之力杀了三十七名藏剑阁弟子,这后半场的战斗应该才是精华所在吧?他是如何出剑,是以无形剑气还是有形剑气杀敌,又或者面对围攻时是如何抉择的,以闪避为主还是招架为主……如此之多可谈,为何说没法详细?”
“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
“告诉她。”墨绿色对襟长衫的男子轻声说道。
“好吧。”紫云剑阁那名弟子耸了耸肩,“我当时赶到的时候,苏安然正和藏剑阁的弟子处于对峙的状态,尚未交手。按照我们之前的协议,藏剑阁会协助我等,但因为联络方式只能通知我,所以我才会先带人赶过去,并且通知了我的上级。”
“也就是。”墨绿色对劲长衫的年轻男子缓缓说道。
“为何不通知我?”女子皱眉,脸色有点阴沉。
“只是一次试探而已,而且……”墨绿色对劲长衫的年轻男子笑道,“你们几位的身份,也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露面,不是吗?……所以我当时决定先赶过去看看情况,若是能够顺利制伏那是最好不过,若是不行的话,逼退了苏安然,我再联系你们一起进行围剿,不也是一样的结果吗?”
“结果呢?”
“我才刚收到消息不久,战斗就结束了。”墨绿色对劲长衫的年轻男子又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结束?”女子愕然的转头望着那名紫云剑阁的弟子。
“藏剑阁先出的手。”紫云剑阁的那名中年男子沉声说道,“具体原因不明,但我猜测,应该是急着想要制伏苏安然,其中或许存了想要加大筹码的念头。当然,也有可能是自视甚高,所以看不起苏安然。”
女方三人皆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这种心思,很正常。
若是在此之前,他们遇到了苏安然,也定然不会将苏安然放在眼里。
谁还不是个天才了?
“然后苏安然就出剑了。”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应该是无形剑气,因为我没看到剑气移动的痕迹。”
“一共几道剑气?”
“应该是……两道。”
“两道?!”那名如金刚怒目般的年轻男子发出惊呼声,“两道剑气,杀了三十七人?”
“我只听到两声轰鸣巨响,紧接着便是剑气冲霄、气浪掀天……这两道剑气,以某种我所不知道、前所未见的方式,直接在藏剑阁弟子的人群中爆发出来,所有藏剑阁弟子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卷入其中,因距离的关系,我的神识无法探知其中的情况,但从神识感应层面传来的刺痛感,只怕就算我的神识能够探入其中,也只会被瞬间撕碎。”
“反正两声间隔极短,几乎可以视作一声的轰鸣巨响后,肉眼只见的便只有已然化作实质的白茫茫一片剑气风暴。待到气浪稳定之后,三十七名藏剑阁弟子……”
这名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终于突出一口浊气:“尽数消失。”
“嘶——”
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接连响起。
“苏安然的剑气可能并不如何精妙,或者说他在剑气操纵能力方面非常粗糙。”墨绿色对劲长衫的年轻男子缓缓说道,“但有此威力的剑气,操纵是否精妙已经毫无意义了。所以,若我们还想继续按计划行事的话,就必须想办法限制住苏安然的这种剑气手段,否则的话就算我们人数再多,也一样无济于事。”
这话听起来,似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但那名艳丽女子却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你似乎已经想到了解决方法?”
“的确有个想法,或可一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