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琦想-576 故地重遊展示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冥港使团在进入左丘城的奴门时被护城卫队拦下,遭遇层层盘查,就连准备送给左丘城主的几大箱礼物也被强行打开来查看。城卫们一看见里面的宝物,个个都激动起来。
“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玉佛呀!让我摸摸!”
“喂!你懂不懂呀?玉佛不能乱摸的!”
“切!又是不是摸你家的宝贝……”
“接着开!把另外几个箱子也打开来看看还有什么样的宝贝?”
那几名城卫兴奋至极,又七手八脚把其他几个箱子也打开了。不出意外地,他们再一次被里面装着的宝物给惊呆了。
这些礼物,大多都是我从鬼农庄隗庄主的地下宝库里搜刮来的战利品,其中以那尊玉佛价值最高。并不是我不识货,而是这玉佛在阴间少有人买,不好出手,我又不喜留着它当摆设,倒是觉得拿来送人应该挺合适的,这次便首选了它。
其余的箱子里装的有些是奇石,有些是字画,还有一箱全部是金灿灿的金元宝。这些礼物品味有俗有雅,价值有高有低,左丘城主我还没近距离打过交道,也不清楚他喜欢什么,不同风格的各带一点应该总有一件能入他的“法眼”吧?
“起开!什么东西就让你们这样大惊小怪的,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守门官呵斥自己的手下,轰走了他们,自己却大摇大摆地走过去这里摸摸,那里蹭蹭,眼中也在冒着金光,显然心里同样是有些想法的。
“咳咳!”
他假装咳嗽了两声,手里拿着一大坨金元宝不停地掂量着,目光却看向了我们,那意思不言而喻了!
柳寒俏脸一寒,好像想要发火了。我正打算出声制止她,却想起来自己目前的身份并不适合开这个口,只能站在侍卫队里干着急。
幸好这时秦嘉站了出来,他走过去不卑不亢地对那城门官说道:“这些宝物都是准备献给左丘城主的礼物,礼单已经随着拜帖一起送到城主府去了。既然宝箱都已经打开了,不若就交由阁下转交给左丘城主如何?”
“这……”
城门官一听秦嘉这话,顿时就打了个激灵,表情也僵住了。有礼单就说明这些宝贝每一件都是有数的,而且礼单已经在城主府里了,他要是还想从中“过一手”,那简直就是找死!
城门官尴尬了半晌,最后还是悻悻地把金元宝丢回了箱子里,忿忿道:“货物查完了,现在查人!”
秦嘉又道:“入城的人数和身份也是写在拜帖里面的,你可以请城主府的知客来核对。”
城门官冷笑一声:“人数对了,身份也没错,但我不搜一搜,怎么知道你们身上有没有藏着什么违禁品?”
好家伙!公家有数的财物他不敢动手,我们这些人身上的私人物品可就没数的了,这明摆着还是想假公济私!
几名城卫得令,便咋咋呼呼地过来搜我们几个人的身。作为侍卫随从,我们几个身上自然是要带兵器的,又免不了跟他们起一番争执。其中一名城卫还故意指着我们的头上说道:“头盔也必须摘下来,不然里面也有可能藏着匕首、暗器!”
轮到我时,我因为不想暴露身份,便故意拖拖拉拉,却使劲地给秦嘉使眼色,让他赶紧想办法化解这出闹剧。可秦嘉此时就好比是秀才遇到兵,有满肚子的道理也说不清了。
“放肆!难道你还想要搜我的身不成?”
突然间,一声尖细的娇叱响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我转头去看,原来是柳寒在另一边终于忍不住开始发脾气了。
那城门官嬉皮笑脸地站在柳寒面前,坚持道:“你这衣服里鼓鼓囊囊的,不搜一搜,又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藏东西呢?”
“嘻嘻!说得没错呀,老大!”
“搜她!搜她!使劲地搜!”
另外几名城卫也跟着起哄,都等着想看好戏。
但我此时倒不急了,只在心里叹道:“唉,这个家伙怕是要吃苦了!”
果然,柳寒气极反笑,故意挺起胸脯,伸平双手,道:“行,你若是有胆子就来搜吧!”
“嘿嘿,老子的胆子大得很呢!就不知道你的大不大了?”城门官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涎着口水就伸手去摸。
柳寒岂能让他得手,迅速探手一抓便扭住了城门官的两只手腕,再用力往反关节一拧,那城门官的脸色立即就变了色彩,疼得涨红了脸嗷嗷大叫。
“哎呦呦!我的手!我的手!快放开,要断了!”
柳寒哪里肯就此放过他,当中又是一脚踢在了裆部。那城门官咽呜一声反倒叫不出来了,同时感觉两个膝盖一软,便“扑通”一下子跪在了柳寒面前。
人氣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討論-576 故地重遊相伴
“哟!知道错了,来装孝子了?”柳寒讥笑道。
城门官痛得实在说不出话来,就只能把目光看向自己的手下城卫。那几名城卫方才都看呆了,这时反应过来才慌忙操起兵器要上前帮忙。
“呛!”
柳寒剑眉倒竖,从腰间抽出了佩剑,就搁在城门官的脖子上喝道:“谁敢上来?”
几名城卫都被她吓愣住了,投鼠忌器,想上又不敢上,样子十分滑稽。
我虽然看的很解气,但也不想让这事儿闹得太过火了,便再次冲秦嘉猛使眼色。
气氛僵持之下,秦嘉才得以发挥他的特长。他走到两者之间冷冷道:“我等均是冥港派来的使节,这位就是我们的正使,冥港的柳副港主。你们这般刁难、侮辱,是想引发两城之间的战事吗?”
这顶大帽子一扣下来,那些城卫就更不敢动了,开始畏畏缩缩地往后退。周围也聚过来一帮看热闹的百姓,都在指指点点。柳寒刚一回到左丘城便威风八面,仿佛又找回了当年在这里当城卫小队长的风采,神情间颇为得意。
“啪嗒!啪嗒!啪嗒!”
终于,远处有一名穿着宽大官服的官吏匆匆跑来了,嘴里不停地喊:“快放行!快放行!他们是使节,莫要失礼了!”
我认得他是上城里城主府的知客,心里方松了一口气,暗道:“这场闹剧总算该结束了!”
知客气喘吁吁,跑到柳寒还不忘恭恭敬敬地鞠了一礼,道:“得罪了!得罪了!殷副城主命我来带几位贵客去城主府……呃,这些兵卒都是粗人,不懂礼数,想必因此引发了一场误会。依我看,贵使也莫要跟他们一般见识,还请把他放了吧!”
柳寒见知客来求情,气也差不多消了,这才撤剑松手。
“扑通!”
那名城门官却软趴趴地仆倒在地,口吐白沫,手脚不停地抽搐。嘿!原来僵持了这么久,他居然已经疼晕了过去!
“不中用的废物!”柳寒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过了奴门,冥港使团便跟随知客一路往上城的方向走。十几年重回左丘城,记忆中的景色却仿佛没变,至少下城依然还是那个熟悉的下城,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路过右市时,我瞧见里面依旧是龙蛇混杂,各色人鬼进进出出,更有两伙小鬼帮的帮众在一个摊位前大打出手,也不知是为了争抢什么利益?
另一条街上,几名鬼帮头目牵着长长一串的鬼奴沿街而走,应该是准备要牵到奴市上去拍卖的。但那些鬼奴大多又老又弱,恐怕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最后很可能会被拉到城外的阴脉里靠凝结阴元给未来的主人赚取一些不多的剩余价值。
唉,也许七郎说得对,左丘城的蓄奴情况也够糟糕的,几乎也是各大阴城中治安最差的。要想彻底改变这种现状,恐怕非得要颠覆左丘城主的统治才行了!
很快地,使团一行又经过角斗场到达上城台阶下的广场。今天居然刚好赶上比赛日,里面传出阵阵喧闹,嘘声、掌声、喝彩声掺杂在一起,巨大声响引发的共鸣甚至使得角斗场外的地面都开始隐隐震动起来。这熟悉的景象,让我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那段玩命的职业生涯。
但此时并不是怀旧、感叹的好时机。城主府知客一路上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引领我们进入了上城。
上城内的建筑物大体模样也没这么改变,其中变化比较明显的就只是护城卫队的军营扩大了一倍,多了好几排宿舍。想必也是由于最近几年阴间的形势恶化,左丘城面临的威胁增多,导致护城卫队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就需要加建一些新的营房。
看完营房,我又一眼瞄见了不远处莲花酒吧的那块招牌,脑中顿时浮现出另一个身影和一段苦涩的记忆来。
不知道小荷还在不在莲花酒吧里做事?如果曹哲当年没死于泽潮之中,他们俩说不定就能真的成为一对情侣了吧?若是那样的话,老曹家或许也不会断后了!
想起故人往事,我的心中不禁倍感惋惜,潸然泪下。但随即我不得不赶紧抹干了眼泪,因为使团马上就要进入左丘城的城主府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