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三節 鏖戰遷安(1)展示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伴随着黑压压的阵型出现在眼帘中,站在城墙上的冯紫英、游士任等人都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
前期各种游斗和试探进行了几日,其间夜袭火攻让大周一方大获全胜,但是对蒙古军的主力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按照推测,内喀尔喀五部总兵力超过了五万五千人,如果加上科尔沁部的六千人,实际上这支东路军的兵力大大超过了当初的五万人最高预测,达到了六万出头。
即便是夜袭火攻让扎鲁特部和巴岳特部损失惨重,也不过就是七千人的损失,蒙古军的兵力仍然保持着五万人以上。
尤其是弘吉剌部和乌齐叶特部以及科尔沁人这几部实力丝毫未损,像弘吉剌部高达一万五千人的精锐更是这支东路军的绝对主力。
蒙古人绝对不会因为一场夜袭火攻就退缩不前甚至撤兵,冯紫英和侯承祖以及左良玉等人都是这个判断,数万大军准备经月,然后不远千里南下,花费多少,影响多大,不言而喻,如果这样被灰溜溜地打了回去,那真的就成了大笑话了。
哪怕是碰得头破血流,这攻城一战都必须要打,这关系到整个内喀尔喀五部的士气军心,不打不行。
看着北面蔓延而来的蒙古大军,冯紫英反而没有那么紧张了。
左良玉已经在北城做好了准备,矮墙上配备的火铳手们在经历了前几日对填埋护城河的蒙古骑兵的定位射击之后,虽然因为严格控制了射击密度而导致效果一般,但这种轮番实战演练见血,还是让这帮新丁终于感受到了几分真正战争的残酷气息。
即便是这样一种低烈度的战事,火铳兵中仍然有数十人中箭,阵亡者超过了三十人,受伤者也达到了近百人,这样的战损对于从未见血的新兵们仍然是一种洗礼。
也幸亏有这种渐进式的犀利,才使得新兵们能够迅速适应下来,否则一场战事下来动辄数百上千人的死伤,冯紫英和左良玉还真要担心这些新兵蛋子们会不会精神崩溃了。
巨大的木盾树立了起来,在粗糙的木车前方树立起来,而簇拥在木盾身后的还是手持皮盾的蒙古兵,他们三五成群,弓着身子,或小跑,或疾步,向着城墙蜂拥而来。
攻城车类似于那种斜梯,而云梯就更为就简陋,不过在提前设立的矮墙下,这两种攻城器具都面临着困难。
因为这种矮墙的出现,使得云梯不得不做得更长,而抬着云梯的士卒会要求更多。
而攻城车则因为矮墙向外延伸导致无法直接抵达城墙顶端的雉堞上,这就要求在攻城车上还需要配备一块木板或者木梯,使得它在抵达城墙下与城墙齐平时可以供士卒们冲跃而过。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和宰赛在前期就已经专门研究过,最后还是决定在加长云梯和攻城车上配备一具木梯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意味着攻击效率会降低,时间会更长,面临的危险会更大,但是这却别无选择,唯有靠兵力上的绝对优势来压倒对方。
精华都市小说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三節 鏖戰遷安(1)看書
“宰赛,这是第一轮攻击,我让八里罕和索格托他们各自带队冲锋,希望他们不会让我失望,不要丢乌齐叶特部的脸。”卓礼克图洪巴图鲁目光灼灼,注视着前方。
“叔祖,恐怕咱们要有付出不小损失的准备。”宰赛比卓礼克图洪巴图鲁更为保守谨慎,这让卓礼克图洪巴图鲁也有些意外。
“哦?”卓礼克图洪巴图鲁看着宰赛。
“叔祖,我总觉得这一次没那么简单,扎鲁特人虽然大意了,但是这种用我们未曾见识过的方式火攻,总感觉里边有些诡魅味道,不像是寻常套路,听说这个永平府的同知是蓟辽总督冯唐的儿子,在京师城里赫赫有名,而且还参与过平定大周宁夏之乱,与土默特人卜石兔都打过交道,不是等闲之辈啊。”
宰赛的话让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心中一沉,“宰赛,这些情况你从哪里知晓的?”
宰赛沉吟了一下,“是叶赫部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当初我岳父给我带话,让我不要掺和到了林丹巴图尔的这一回南征中来,不过我当时也没在意,但现在经历了前晚这一战,我觉得是有些不对劲儿,虽然蓟镇军好像没有把主力放在这边,但是这个据说是叫做小冯修撰的家伙智计百出,手腕不凡,所以我才说我们恐怕要有承受较大损失的准备。”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心中一颤,早知道就不该去充门面打头阵了,只是乌齐叶特部作为内喀尔喀五部名义上的头部,如果自己都不愿意身先士卒,这一仗就没法打了。
“不过叔祖,虽然这位小冯修撰手腕不凡,但是说来说去他也就只有几千兵,咱们用人耗也把他耗死了,这迁安城我们必须要打下来,只要打下迁安,这城里七八万人口加上内里的财货,也算是能够弥补我们的损失了。”宰赛补充道:“您的乌齐叶特部献上,我的弘吉剌部也不会退缩,当下也就只有这样一搏了。”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重重的一点头,“说得好,这个时候,我们也别无选择了,便是豁出去几千条儿郎的性命,也得要搏这一回!八里罕,索格托,准备好了么?准备好就给我上!”
伴随着卓礼克图洪巴图鲁亲自抵近擂鼓助威,整个乌齐叶特部的士卒们都开始躁动起来了。
尤其是在卓礼克图洪巴图鲁亲自打气表示,只要拿下迁安城,城中子女金帛,他一文不取,全数由将士们分享,而率先登城者重赏黄金百两、骏马十匹、宝刀三口,外加女子五名,若是战死,便由族里负责将其子嗣养到十六岁成年。
这样的鼓舞下,整个乌齐叶特部的士卒们顿时都嗷嗷直叫,完成结阵之后,数千战士,推着木盾车,扛着皮盾,向着城墙奔涌而来。
黑压压的数千人形成一道长约千米的零散人墙朝着迁安北门挤压过来,木盾很好的保护着了第一线的士卒,使得火铳很难真正对其构成威胁。
左良玉手握战刀,双目放光,猛然一挥手。
伴随着几具回回炮再度发威,数十个陶罐再度在北门阵营前炸裂开来,然后紧接着火球落地,顿时燃起一团一团的大火。
不过这一次蒙古人显然已经汲取了教训,虽然不知道大周军发射出来的猛火油究竟是什么制作而成,但是是稍微猜测一下也能想得到这应该是类似于桐油这一类的易燃油料,所以夹杂在士卒中的便有数十人背负着土袋的士卒。
待那陶罐落地一炸裂,这些背负土袋的士卒便迅即扑上去,以泥土迅速掩盖,让随后而来的火弹再也难以发挥出奇效。
站在城墙上的冯紫英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企图用这种东西一而再再而三的建功本来就是不切实际的想法,蒙古人并不蠢,只要稍稍做出应对之策,便能迅速将这种危害降低到最低点。
见猛火油难以发挥效果,左良玉也不在意,本身他们也都预料到了这一点,而这个时候假设在城头上的佛郎机炮也都纷纷调整射距和角度,开始第一波打击。
伴随着一阵阵怒吼,引线点燃,轰然鸣响,烟气四溢,一批批士卒迅速擦拭清理发热的炮膛,然后将药包和炮弹装入,……
震天的轰鸣声中,飞泻而下的弹丸凭藉着巨大的惯性动能肆无忌惮地在人群中蹚出一条条血胡同。
虽然泥地极大的减轻了弹丸的动能,但是这仍然不是人身肉体能承受得起的,可以说是挨着就死,擦着就亡,残肢败体,血浆肉泥,瞬间让战场地面变成一片血腥无比的修罗场。
而凄厉无比的惨嚎哭叫声此起彼伏,夹杂在仍然在不断鸣响的炮声中,还有呐喊怒吼的冲锋声中,形成了一曲无比惨烈悲壮的奏鸣曲。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面皮忍不住一阵阵抽搐,忍不住以手扶额。
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场战事不会轻松,但是当你真正直面这种血腥酷烈的场面在自己眼前上演,看着平素精壮勇武的儿郎子弟如同被砍瓜切菜一般轻而易举的被摧毁蹂躏,变成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那种滋味即便是他以前劲烈过无数次战事,仍然有一种难以接受的晕眩。
他看到了索克托雄壮而模糊的身影不断吆喝着士卒们汹涌上前,推着木盾不断逼近城墙,但是一枚弹丸奔腾而下,瞬间就击碎了坚固的木盾,顺便带走了藏身其后的十余名士卒的性命,而另外一组士卒立即重新举盾而上,丝毫不停息。
他看到了八里罕指挥着骑兵队沿着城墙以一道优美的弧线穿行而过,儿郎们引弓抛射,箭如雨下。
藏匿在矮墙中,高墙上的大周兵士惨叫连连,无处藏身。
与此同时,墙上墙下火铳齐鸣,烟雾缭绕,犹如在狂风骤雨中挣扎的树叶,八里罕率领的骑兵横行而过,纷纷坠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