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1lk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笔趣-第一千零四章 求賢若渴熱推-bzahs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此人修有水系元力,所以于水中逃生的机率,倒是比之别人要大的多。这一刻,这位将军正一身狼狈地跪在季园城将军府议事大厅中央,而上座的季园城主将龙天成却是一脸的忿怒,恨不得将那跪在下面的败军之将撕碎吞下。
也怪不得他会如此忿怒,因为那驻守曙光城的龙天鸣,正是他的嫡亲胞弟,他们虽然是那天龙帝国皇系血脉,不过在那帝国之中是为旁支。旁支与主支不同,那主支弟子都有着继承王权的可能,所以其相互之间是敌对关系,少有亲密者。可这旁支因为没有继承皇权的可能,想要维护支脉的权利,那么兄弟之间相互帮扶那是少不了的,所以其间的关系倒是显得更加亲密。
此时,一听自己弟弟所驻守的曙光城告破,其人亦生死不知,不由得他不动怒。其亲情还在其次,这位弟弟如果死了,那么在那天龙朝中,他便失了一大助力,以后的日子怕是要难过的很。再说了,弟弟失城辱军,若然问起罪来,自己作为其嫡亲哥哥,怕也是难逃株连,如果再加上有心人的落井下石,那么他的下场,想一想就觉得心里冷。
“你说那曙光城大军全军覆没?”定了定心神,这龙天成转了转念头,再次看向那下跪着的将领问道。
“哦,这个属下,属下,嗯,怕是那曙光大军真的全军覆没了。”这将军想了一想,亦不敢确定。
“哼,你想,这么说来,一切都是你自己的猜测了。想那曙光城,城墙坚厚,又有高级阵法护持,那洪水虽然能够破城,其势力必然也被阻滞不小,再加之那天鸣手下军团,个个精勇,修为不低,怎么会被洪水淹死。我看你是怯战而逃,又为脱罪,才编出此等慌言来欺骗本帅吧。”这龙天成恨恨地瞪着这下跪的败将道。
“属下,属下不敢。”这位败将看了一眼那龙天成,此时那还敢坚持自己的猜测,不由改口道:“天鸣将军神勇无敌,这洪水所来,虽然出其不意,想来也能够率领全军安度危难。”
“呵呵,我就说,这这蠢材必然是急欲脱罪,才虚言相欺。哼哼,这样的人留着何用。左右,拉下去砍了。”
夺宠,一人之下
这败将想不到这龙天成真要杀他,急忙喊冤枉,可是却也改变不了那龙天成的心意,不一刻,便被那左右军士拖了下去,转眼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就被献了上来。
那龙天成看也不看,挥手让那军士将人头拿了下去,这才转头对着站立堂下的麾下将领道。“曙光城破,天鸣将军一定会退军与高地处结营。只是他们既然失了曙光城的依仗,必然难以独对敌军进攻。想来那水退之时,也就是敌军进攻之时。
所以我意,立即派出军队往援,能够将那敌军压制在皎河南岸那是最好,如果不行,便接应天鸣将军回季园城,两军合于一处固城防守。”
这龙天成作如此安排,自然是基于几点考虑。一是希望自己的弟弟真能够将队伍带出来,他不了解那洪水的强大,心中还是存有几份幻想的。
二是,纵然弟弟不能将那军队全部带出来,总会有部分残兵存活下来吧,将其收拢,怎么也算是一股助力。
三是接应弟弟,在他想来,自己弟弟在那曙光城中修为最高,活下来的机率也是最大,一定不会有事。
至于敌军的埋伏什么的,他根本不用考虑,天雨,洪涝,地震,这些自然现象几近天机,他不相信会有人掌握,更不相信有人能够借其破军,而且还预先布下后手。在他看来,虽然这一场洪水破了曙光城,那是天意,敌人应该也会被那洪水阻隔,一时半会地,也攻不过来,说不定他们也遭了洪水了呢。
没有遭受伏击的危险,那么他派出的军队即使无法救援弟弟,也没有什么危险。
一番分派。说这季园城军效率还是有的,只不过半个时辰之后,那南城门大开,无数军队轰然而出,向着南方疾驰而去。
这一次这龙天成倒是将自己七成的兵力都派了出去。因为他立下的第一战术目标,就是要将那道盟军阻隔在皎河以南,要实现这个战术目标,怕是人少了不起作用,而弟弟那里刚刚受过水难,天知道还能存下多少战力。
大军南行,其速如电,没有任何遮掩行迹的措施,这倒是给道盟军一方侦察敌情带来了许多方便。
土豪 漫
大军未动,斥候先行,这是常理,对于斥候的派遣,其中还是有着许多要求的。一是速度要快,那作斥候的,行进速度不快,见敌慢,逃命迟,战场之上只会是被人虐杀的菜。
再者讯息传递要快,所谓军情如火,前方斥候纵然得到了有用的信息,可是这信息回传不及时,甚至于传递不出去,就会影响高层的决断,那这斥候还有什么用?
三是隐藏手段要高明,其目的亦如第一条。四是灵活机警,这样才有可能有效果的搜集与甄别,真实可靠的有用信息。
从这四个方面来讲,那莽荒军士兵,实在不适合于这一项工作,有见于此,那南宫妙这一次过来,便带了一支专门用于斥候之用的亲卫军,个个都是自那千骑马营中,南宫族人里选出来的精干之辈。
这些人手中,象那之前独孤篪炼的真视水晶等间谍类手段也是不少。而此时,隐藏在预定设伏地点的石家老二,就正悠闲地坐靠在一棵参天大树下,欣赏着面前一面巨大真视镜中传回的前方敌军动态画面。
“呵呵,动静倒是不小,乌泱泱的一大片人,不知这数量到底有多少。”看到那画面之中,战骑扬尘,遮天蔽日,这石家老二呵呵笑着道。
“这一次,敌军出动季园城本部军队,共二百七十万人,占其总数七成以上。其统带军队的敌方将领名叫黑齿盘,是那天龙帝国有名的悍将,本人拥有凝神极境修为,天生神力,为体修之士,其力足可拔山断岳。掌中一柄九股托天叉,重七千六百斤,级别为道器下品,传为那天龙大帝因其战功所奖之物。”那石家老二只无意说了一句,旁边便有一个灰衣青年,缓缓将这敌军信息报了上来。
而看这人样貌,不过七尺身高,并非莽荒族人,而是一位魔族,不用问,自然是出自那南宫妙的亲军。
“嗯,”这石家老二斜眼看了对方一眼。“你功课到作的仔细,只看一眼,便能够辨识得出这军队的数量,还有其带队将领?”
“是,这只不过是观敌料阵基本要求,那敌方军队人员组成,素养如何,以及军中主帅何人,其修为,资历,性格,爱好。远在大战之前数月,我家小姐便已经通过细作收集齐全,属下等人这一次过来之前,已经将之默记于心。
至于这人马数量,以及如何判断这领军之人,那就更加简单。无论那一军,自有不同旗帜,而且军容军貌,也有细微差别,凭这些就能判断出那军队属于那一部,其军中主将是为何人。
至于这数量,军阵行进,其数量不同,在不同的天候,不同地面,其生起的扬尘大小也有不同,只要仔细对比观察,自然能够判断出来。”这人一席话说完,再看那石家老二,一双牛眼瞪的滚圆。
他作梦也想不到,行军打仗,中间竟然有这么多说道。
“这些都是你家小姐教导你们的?怪不得,怪不得,想不到那丫头,比我之前想象的还厉害。”这石家老二由衷地赞叹道。
也只有在这里,背过那南宫妙,他才敢称对方一句丫头,平时在那南宫妙跟前时,便是借个天胆给他,他怕是也不敢对其如此称呼的。
那旁边灰衣人,对于这石家老二对自家小姐的称呼并不以为忤,反而暗自觉得好笑。心道:‘您也就是背地里敢过过嘴瘾罢了,平时还不是温顺的跟个猫一样。’
“对了,那丫,嗷,那南宫军师,对于这一次的伏击行动,可还有什么别的吩咐?”石家老二看向那灰衣人问道。
“哦,这个属下不知,既然小姐不曾吩咐副帅,那么想来自然是全凭副帅作主。在下人微言轻,可是没有资格得闻军机。”那人呵呵笑了笑,恭敬地道。
“哦,这样啊。嗯,对了,是才本将军一时口误,一时口误,你……。”石家老二转头看向那灰衣人,言语犹豫地道。
“哦,是才在下只是向副帅报告敌情信息,至于其它的,一句也没有听到,请副帅放心。”这人倒是机灵,听出对方是要自己对他那不敬之语,不可报告给自家小姐知道。自然也就做出暗示,表明自己不会将无关于战事的其它事情,报告给自家小姐。
“好,好,嗯,你这人不错,莫不如留在本将军身边,替咱家出谋划策,你也知道,咱家手下那些人,要让其冲阵杀人,那没说的,可是要让他们料敌谋划,那可比杀了他们都难受,根本不是那块料。”这石家老二颇为殷切地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